於台中百貨繁華區域巷弄裡,有著點綴粉色塗裝卻一點也不少女的平房,走近看則會發現充滿獵奇圖文符號裝飾著的細節,而這場域就是由”ALONE“ 與 ”蛆;箘“ 兩單位共同經營的空間。自2015年開始ALONE 是一個以推廣獨立品牌為重心,試著在城市的水泥中擠出一點裂縫讓創作可以流進來。期間無論是自行發起或是與其他品牌連結,在這空間內已經有不少屬於創作者與社群交流的事件發生。台中藝術書展 Break Off Art Book Fair 就是由ALONE與其團隊所策劃執行,我們透過與ALONE的經營者林稟儒 Nibiru ( A.K.A小秉)訪談與側寫試著傳達這藝術書展緣由以及所帶來的訊息。    ALONE經營者小秉因著對服裝與金工開始對於時裝產生興趣,逐漸接觸到滑板文化而萌生對於這次文化場景的關注。雖然就學期間都是在台北參與活動,因著是居住在台中發現老家還有很大的空間與機會,來創造自己在這城市文化風景的一部分。但是台中在地生活的創作者與台北相較之下是相對的稀少,如果要創造文化場景是不能單純仰賴外來的資源`創作者與藝術家。是在開始經營ALONE後,才逐漸打開台中屬地的次文化連結。ALONE一開始是以金工銀飾製作與引進獨立服飾品牌開始,而品牌選擇首要條件為有獨特風格的獨立品牌,從台灣到日本`香港,目前接洽中的則是韓國的廠牌。   而在品牌接洽的過程中ALONE是極力地在促成與品牌創作者與在地的連結。要求被邀請的品牌,在商品展示上架同時要搭配著品牌的意象活動或是展覽`演出,而不是單純地將商品展示成列如此而已。像是新一季的服裝與走秀的關係,如此有進駐品牌的參與才能更完整呈現其內容以及精神,而在國外這早已是常見的合作與呈現方式。也因者這樣的堅持以及維持氛圍,在空間中使用不鏽鋼包覆的牆面讓ALONE在網路平台上能見度提高。雖然當初花費不貲,也成功的成為了ALONE的視覺上特色,如此要說服外國品牌進駐與參與並沒有想像的困難。反而是台灣的獨立品牌漸漸的減少,環境不足以支持創作的誕生則是令人擔憂的現象。    而ALONE這名字則是在表達任何事物的一開始或是想要有突破的狀態時,總是從孤單一人的狀態開始改變,但空間的經營則是為了要提供在地文化的聚集與連結的場域,讓創作者們feeling  not so alone。   在各種展覽`派對與影像放映後,ALONE 一週年時舉辦了一場結合 演出/展覽/展示會的“孤單一週年派對”,隨即則催生了第一次Break off Art Book Fair 2017。 小秉認為藝術書展是一種文化指標,是一座城市裡必要存在的展覽形式。在參加台北`東京`首爾等地的書展後,因著自己對於紙本媒介的喜愛,決定來辦屬於台中的藝術書展,當時適逢與巴拿馬斷交,英文新聞使用了 “Break off”表示斷交的情形。當時認為很符合台中次文化的環境,正是一個斷聯同時也尋找突破點的狀態。在試著透過藝術書刊展覽來刺激環境,如果沒有這個活動,外地的設計師沒有太多誘因同時聚集在台中,書展除了提供平台銷售創作品外,更是一個機會接觸到亞洲次文化社群的機會。同時也增加其他國家設計師來接觸`認識我們所在城市的可能。第一屆時是透過自行接洽創作者,第二屆的書展則開始對外徵件,參展的有來自德國與日本的設計師,並有展覽`演出與座談會,參與的單位與展覽空間是倍數的成長。並於展覽演出場地搭建裝置,製造場景感也是目前比較少見的書展模式。  空間經營與活動籌備過程中,感到最大的問題就是創作者的不足很難凝聚對於台中與本島的關注度。認為如果覺得環境不好或是不認同老做法,就更應該要自己下來做,有許多如電台`服裝`頻道…..等方式與平台,在台中是等待著被創造與參與的。在去參加首爾書展期間有去拜訪一些工作室,十分喜歡整個城市對於創作的活力,藝術工作者的密度很高,是競爭卻也充滿著機會。在這樣的環境下,就算是年輕的設計師也有機會在主流的平台展露頭角。 而台中的次文化現狀也是一個很關鍵的時刻,如果有什麼創作的想法就應該要去執行,而不是等待。場景經營的困難更是可以拿出來討論,讓那些有心參與的受眾或是未來的創作者們,能夠了解我們此刻面對的問題。雖然台中已經漸漸有些具有特色的單位`店家`音樂圖像等創作者,但需要更多才夠支撐起城市的次文化風景,如此才有可能加速場景與環境的形塑。而受眾參的”共感“與也是很重要的一環,如何使受眾自在的參與這些他們是如此熟悉的活動是活動主辦組織與單位需要去琢磨的。小秉認為如果不認同就試著突破。像是Break off Art Book Fair 的中文是”台中藝術書展“。如果覺得這憑什麼代表台中, 那就更應該要自己來辦一個符合自己標準的展覽,來代表城市,甚至也許不太要在意前人的看法,因為現在就是讓自己形塑那場景 成為想像中“新都市”的一部分的時刻。況且如果自己不投入,要如何去說服那些因著環境限制而不斷外流的創作者。  環境`創作者與空間,三者一直是次文化場景中環環相扣並互相在影響著,除了靠時間累積,要如何保持著好奇心試著將資訊 與資源融合出新的樣貌,而不再是複製已經被咀嚼過的二手資訊是值得思考的。期待看見場景與群體間的多樣性交流,創造屬於台中這城市的文本。 ——————————————————————————- 12.01~12.02 – 2018「深海」台中藝術書展 Break Off Art Book Fair 活動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48754855817980/ 文字`影像:Wong Ta Wei

Read More

礦誌 Miner /m’ɑɪnɚ/ KK[ˋmaɪnɚ] n.[C] / 礦工;【軍】布雷工兵;採礦業。 _ 採礦業是從地下開採有經濟價值的礦物或其他物質的活動。 礦誌Miner vol.1 內の形_ 「形狀」這件事,事物的形狀是概括成為符號之前的型態, 認識自己內在的形狀即通達對自我的認知,之後才能賦予外在意義。 礦誌 Miner vol.1 吠人 Barkher 台中新生代電子音樂製作人,2018年作為合成器手參與了安溥anpu《煉雲》 台北小巨蛋演唱會的演出也將自己做為音樂人的生涯往前進了下個階段。在這之前已經完成 兩張實體發行及四張的線上專輯發行。 而吠人這個名字來自於其繪畫的一個主題一支有著狗頭人身的角色,作為自身意念的投射。 吠人從國中開始學習古典音樂鋼琴演奏,一開始的音樂製作啟蒙是因著與炮哥(現為Diggin`的經營者)相識開始接觸到音樂製作的觀念與技術,求學期間是被要求每日都要有作品產出維持一定的作品量,作為磨練,讓吠人後來可以維持創作產量與速度的重要階段。 第一張專輯『 Cosmos 』就是作為從學校畢業的畢業作品所以包辦了從包裝`設計與音樂製作,第二張專輯 『 The Automatic Mind 』則是認識了更多電子音樂的愛好者後受啟發的一張作品,在專輯中加入了更多電子音樂的元素,在風格上依舊是屬於摸索的階段。後來當兵期間利用閒暇之餘完成了三張自己的創作選集 『 The Night Tide 』`『 Irresponsible Emotions 』`『 C. 』。退伍後完成了 『 Low Forest 』專輯。 製作音樂的方式運用古典音樂的思維,從旋律著手透過現在手上的類比器材 以線性的方式進行,比較不會使用一般流行音樂和弦段落的進行,更適合做環境音樂。 下個階段將更投入於樂器配器以及其細節,嘗試著製作出更細膩聲響與編排的音樂作品,將自己創作的速度減緩更多的沈潛。 以往製作音樂的開始的方式,是從一個主要的音色進行一個段落的即興演奏,再慢慢地疊入與這個主要旋律相互輝映的樂句,所以前期會花許多心力於調製出心目中理想的音色。 音樂聆聽過去以古典與電子音樂為主,古典音樂是從國中開始接觸貝多芬`李斯特到現在研究當代樂派。而現在全職投入音樂創作後,仍然會安排時間讓自己尋找新的音樂,像是透過網路在bandcamp 上搜尋新的音樂,聽見喜歡的就購買唱片回來收藏。 但如果是想要尋找靈感的話吠人認為,去聽現場看表演更能刺激創作的想法。像是到Dj演出的現場參與活動,透過DJ選歌`段落銜接鋪成與氣氛營造接收到更多細緻的感受與訊息。比起聆聽專輯,透過現場氛圍與音樂的交織出的一種景象,放大了觀感,可以快速汲取靈感。 過往遇到創作瓶頸時會陷入一些無助與恐慌,而現在面對“沒有感覺”的狀態時,則是選擇將自己 隔離於創作外,讓自己去旅行`與朋友相處回到生活中,現在也學著放慢自己的創作速度。慢慢的也發現自己是先透過創作聲音尋找聲音來尋找創作的根源。 […]

Read More

  現代化的城市以及行動網路的時代不免充斥各種消費的訊息,台中已是台灣人口數第二多的城市,各式商街百貨林立當然也在此列。除了漫天的廣告資訊、或街道上琳瑯的招牌、或商家內隱晦的陳設皆然。集團與店家透過各種影像與載體的傳播,處心積慮替消費者想像得以分享至社群軟體的場景,被創造的景觀隱微的朝著某些量化的目的,城市的樣貌也就此被形塑著。此本是生產端與消費者的個人選擇,並無可厚非。然政府單位對於公共性的市容建設以同樣的思維想像,對於建設的宣傳總在吸引造訪的人次與商家的收益,據此等同於建設的成效也快速地與政績劃上等號,在斐德利克筆下有一種城市的漫遊者………城市漫遊者具有顛覆性。他顛覆人群、商品和城市,以及它們所代表的價值。曠野中的走路者、背著背包的健行客,都在讓斷裂的光彩和否定的鋒芒與文明的假漆形成對比。城市漫遊者的走路行為比較曖昧,他對現代性的抗拒顯得搖擺不定。顛覆不在於對立,而講求迂迴、挪用,誇張到不惜變異,接受之後還要超越。城市漫遊者顛覆了孤寂、速度、庸碌匆忙、無止境的消費。 原為日據時期新盛溪。更名於1912年,綠川。是日據時期著名的河川,而小小的新盛橋為是時八大夜景之一,也就是現在的中山綠橋。隨著舊城區步入現代化亦浮現其水汙染的問題,是以不覆見其河川景致,棄之成了一條的臭水溝。爾今「小京都」的綠川起自民國104年「新盛綠川水岸廊道計畫」,投入8.5億元,工程涵蓋整修600多公尺綠川河道以及台中公園日月湖,引汙水至福田水資源中心治理等。然最有爭議的部分即是網路上流傳的「譏之以綠川池塘,其清水引自來水加蓋於綠川之上,藏未整治的汙水於下。」台中水利局憤憤嚴斥,綠川以日流量2萬4000頓活水流動,不可能是自來水。並讚其河道整治工程不僅使原為排水溝的綠川搖身變得兼具防洪與觀光休憩的功能,自詡為台灣水環境整治的典範。官媒以此在網路上大肆的報導,並讚其活絡舊城區經濟。而多數對於工程的質疑時又因其措辭與錯誤的抨擊直被扣上抨擊政黨的帽子,原關懷河流生態的美意就被模糊了焦點。一正一反的網路論戰皆盡被收割成建設宣傳的一部份。落成大典一幕台中市長林佳龍制止新竹縣長邱鏡淳試圖掬水而親,因是綠川與柳川的整治皆在上游設立礫間處理場以卵礫石處理上游汙水再排回河川,然以此方式僅能濾除水中雜質,而含菌的河水依然。 綠川上游起自北屯圳,自北屯區大汴橋分流之後即進入了複雜的地下箱涵不見天日,流淌在車水馬龍的精武雙十路段地底向西南,至中游段在綠川西街露出地面,日月湖亦為其河道殘跡。是以複雜的河川網絡多被遺忘在我們的城市底下,分隔自市民的日常之中。想像整治河川勢必快速連結到汙水處理的地下水道,經田調學者透析,舊城區的雖有地下管線但並無接至汙水處理廠,工程要挨家挨戶地牽動沿岸地段市民生活,所需的時間與人事成本自然可觀,故市府稱其沿岸截汙為其評估最因地制宜的作法,是以河道沿岸以側管暗渠攔截沿岸汙水送往下游處理。此一舉造成新的問題是原含著雨水與汙水溝渠應是河川系統一部份,減少了河水的補充就得找取新的水源,所謂七成的工程費用在河道整治也就包括自遠引道而來的旱溪與抽取地下水的補充。看似生意盎然的日月湖和綠川豐沛的流水皆是由此而來。生態學者早已呼籲留意河川生態的隱憂,再看河岸間以竹帚分隔河水,為的是留住色澤鮮艷的水族魚類。而拂上京都意象的綠川水溝蓋下,所流動的民生廢水與整治前並無二致,汙臭味依然飄著,評其以表面工程或綠川”池塘” 皆是其來有自。 台中市水利局推出一系列在地河川品牌化的活動,而在”綠川水岸電聲之夜”上,旦覺該場景的空間被不同的族群儼明的切割著。舞台周圍自然是為展演活動而來的觀眾,不少是在地派對場景的熟面孔或坐或站的盯著舞台,好似與周遭的一切並無相干,正自聆聽林強大哥第一個類比聲響的演出。幾個攜幼而來的父母親,為此場景帶入了稚嫩的臉孔以及襯著環境音樂的童語童言。走下河岸邊,每走幾步就能看見拿著眼科醫院販售的冰淇淋的身影,以及一手包裝新穎的手搖杯一手相機的人滿為患。不禁尋思如此與原先在地的發展脈絡並無關連的建樹,進駐各種微型的”文創”攤販商家品牌販售飲品、甜食、小物,服務地方政府生產的本地的觀光客,即是市府口中的活絡經濟?沿著河道續行,嗅覺地景是複雜怪異的,河岸旁綠樹氣息夾著人工植栽的氣味,而靠近水溝旁飄散的味道又與此嶄新的水泥河道混不相襯。走到伴著綠川已一世紀的中山綠橋,碑文上刻印著「民國前13年興建」, 而改造後的綠川正被橫向移植以小京都的意象,夾著他處而來的清水默默地流淌著。 然而信步之中,偶而傳來無法辨明是哪個國家的語言。東協廣場與小京都河畔只一街之隔,河岸裡最美的景致正是來自異國而來的朋友們,他們不會去排著長長隊伍的地方消費,而是三五成群手握著啤酒隨意地坐在岸旁,就像在自家隔壁公園的樣子。擠在舞台前面的人群裡也看不見他們的身影,他們不是為了演出而來的觀眾。他們站在人群的外圍像極了這個地方的主人,姿態從容又凝神其中,像是來看看誰來了自家的後院舉辦活動的樣子。事實也是如此,對街正自生猛上演著移工朋友每日的生活日常。無論這條河舉辦不舉辦展覽或活動,我想傍晚下班的時分,都能見到提著台灣啤酒的身影信步其中。 對於河川的品牌化接受與否,想自因人而異。但公共建設的價值排序本應以河川系統甚生態的復育保存為先,卻盡都被淹沒在河川改造後巨大的政治及經濟效應裡面。然如此活生生完整又各殊的個體在官方的報導中都被積壓成扁平的數字,變成人潮的數目與經濟的活絡而赴政績宣傳之中。觀光化想像所流失的,是更質化的這個城市的品味。但想二者亦非全然的衝突對立,網路上反對的聲浪,稽笑河川加蓋的市民所盼得的只是更實質改善,更為自然更具人味的公共建設,為每一個個體、完整的人所有一隅舒適的處所得以安歇。想散步在我們的城市裏頭,能看見巷弄裡慈目老人、小腹微微穿著優雅的婦人行走在街上,週末時分不須出遠門,家庭就得以攜老扶幼在優美的河畔野餐,讓孩童帶著滿身沙泥回家,那會是個多麼有品味的城市。在水泥的叢林裡也有靜甯的角落供城市的人們,走路在生活的城市裡面。 ……走路時什麼都不做,只是走路。就這樣什麼也不做地走路,卻足以讓人找回存在的純粹感受,重新發現活著的簡單幸福,也就是充斥在童年中那種喜悅。因此,當我們能夠卸下非做什麼不可的執念,只是走路,我們終於再次邂逅第二種永恆:屬於孩提的永恆。 —斐德利克.葛霍,《走路,也是一種哲學》 叔本華在晚年搬居法蘭克福,這段歲月中在他的城市規律的生活著。下午四點的時候結束閱讀,身著年輕時候的裝束,常是燕尾服和潔白的領結,出門散步。無論天氣狀況如何,總日復如此。而康德則一生未離開他的城市,每天如鐘一般準確地,早上七點五十帶上帽子,八點跨出家門,在日後被稱是「哲學家小路」的公園小徑裡散步。尼采更是一生在思考與走路之中,冬季在溫暖的南方海灣,避暑於高山上。每天在日內瓦的湖畔走上六個小時,散步於湖濱,在黑森林裡走路。在步行中構思,回家埋頭寫下。而若一位久不見的朋友來到妳的城市,想去散步。不是想去某個地方消費,沒有座位沒有咖啡,只是走路,會帶他到台中的甚麼地方? 後記: 執政台中的政黨顏色剛換不久,轉眼下一回選舉又近了不少,快速且可複製,又具高政治效應的政績對執政者直是求之不得。是以柳川之後接著綠川,延長綠川南北段的工程也已經現正加開中。但想台中的捷運工程市民都等了五屆的市長了,想亦有為數不少的市民也願意等待更長的時間盼得更實質的地下水道建設。 推薦一私房的散步景點,黎明新村。斗大的街道上車流不多,而綠樹成蔭也不覺得空曠,每幾個街區就有一小座公園。步行中總伴著鳥鳴和嬉戲的雁群,家戶健康照料的植栽和菜園和偶見幾個小店面穿插其中,襯著舊眷村的風貌。走到盡頭是黎明幼兒園,但後方依傍的堤防現已拆除,原本流經下方的河水也是民生用水排放的地方,進入工程期間。上回經過,碰巧遇見一位社區的歐吉桑正在整理溪旁的小田地,說道拆除的堤防也要被綠川化了。     文字:何宗祐 編輯`影像:王大衛

Read More

Lost Conscious 失去自覺活動 @台中_千越大樓 過去的千越大樓是台中著名的百貨大樓,裡頭有溜冰場、舞廳、民歌餐廳等等,頂樓有個飛碟屋。 現在雖然外表看起來破舊不堪,但仍能感受出當年的霸氣。因為中區逐漸的沒落,加上2005年的 一場大火,千越大樓逐漸頹敗。 主辦人「老猴」平時的職業是設計師,從小受到藝術的薰陶,對「美」有獨到的想法。在千越大樓這棟人們口中的「廢墟」中,佈置了滑板場地,結合燈光與廢墟裡就地取材的裝置,透過空間傳達想法,伴隨著音樂表演,DJ、饒舌、樂團與FINGER DRUMMING,以及靜態的書展與藝術家作品展,呈現個人強烈的風格。台中的年輕人有許多不同的流派與文化,彼此卻少有交流的機會。透過失去自覺的活動,提供不同興趣的朋友一個凝聚的機會,街頭、藝術與音樂。從上次的荒煙蔓草到這次的失去自覺,以及未來的種種規劃,希望能慢慢帶起台中次文化的凝聚力。 5/19邀請各位朋友前往千越大樓,一同體驗華屋丘墟之中的派對。 當天的表演者有4REST、RAOWORMCREW、西屯純愛組、COTTON DISCO、CCC333CCC、LAZY FINGA、PUZZLE MAN、老破麻 預先活動清潔費: 300 / 現場活動清潔費 350 (贈送飲品) 時間:2018年5月19日15:00 – 21:00 地址:台中市中區綠川西街113號3樓 (千越大樓) 活動網址:https://www.faceboo k.com/events/211142236312427/ 「我只是覺得主流文化軟弱無力,而且是一場大騙局。它就像窗外結了冰的海,你必須穿上不舒適的鞋才能踩上去。」 –Bob Dylan, 2001《搖滾記》 自覺,即內在的自我發現;外在創新的自我解放意識。 其是人類在自然進化中通過內外矛盾關係發展而來的基本屬性,是人的基本人格。 一旦喪失群體的身份,往往同時失去自覺的判斷能力,就像羊隻脫離羊群便沒了路向意識,迷惘、懷疑。 在船閘上,我們飄著,望著窗外結了冰的海,漸漸失去自覺….. 我們各自寫著文化與故事,滑板、饒舌、音樂、藝術、文字,

千越大樓 5/19 麇聚。


Read More

Being a DJ, producer, web designer, illustrator and an amateur model, Mars89’s multi identities are sort of difficult to be briefly categorised. His visual and audio inspirations are mostly triggered by surrealism and sci-fi genres. In summer 2016 he released a cassette tape & zine bundle named East End Chaos. A year after, Bristol-based experimental dub label Bokeh Versions released Mars89’s “Lucid Dream”, an 8-track EP with massive layers of occult undercurrents tightly knitted up with his lucid dreaming experiences highly reviewed by Resident Advisor, Boomkat, and Discogs. As a loyal follower of Gpom/Dub/Dancehall/Jungle/Tribal/Drill/Ambient/Grime/Experimental, Mars89 has been on stage with prestigious DJ Lag, Nigga Fox, Endgame, Goth Trad, O.B.F Soundsystem, Asusu of Livity Sound, NTS’s Akito, V.I.V.E.K., Ishan Sound, Marfox and Elysia Crampton. Mars89’s livestream at Waiting Room during his first visit to Taipei enlightens his vision to Pan-Chinese culture. Beginning of this year, Mars89 played with Beijing-based label Do Hits's party in Forestlimit thrown by the fashion label SCV. He’s recently been selected by Tokyo’s leading underground club WWW for the exchange programme with Club ALL , renowned for former Shelter, and will soon head to Shanghai to start his debut Asia tour in May. Graduated from the top-rated Bunka Fashion College, Mars89 chooses to tag himself along with fashion industry by sound design instead of pattern cutting. He was the music producer for the key visual of Amazon Fashion Week Tokyo 2017A/W and exclusively created cinematic soundtrack for the Ready-To-Wear brand Growing Pains’s runway at Amazon Fashion Week Tokyo 2018S/S. In support of Ashtart Al-Hurra, Mars89 quickly stated to end up his residency on London’s Radar Radio along with most of other worldwide hosts, and currently focuses on his monthly show on Bristol’s Noods Radio. This is my second time to interview Mars89. Since our first one is very quirky, I should do some serious shits this time then. Ash: As you might already know, our underground club scene is relevantly small compared to Japan and majorly happens in Taipei. Cave is probably the first venue which is keen on shaping a regional club scene in Taichung in recently years. How about the underground scene your hometown Kobe? Is there any iconic underground club there? Mars89: I’m not sure about Kobe. Last time i went for party in Kobe was about 10 years ago while I was a student haha. There are a lot of live houses instead. I always went to Osaka for clubbing during my time as a student. I know there are some good underground Dj/musicians and venues around Osaka but there is none in Kobe tho. Ash: From your music selections, it’s obvious that you are very into significantly regional /primitively exotic sounds on the top of heavy bass line, such as Durban house, Bristolian bass, London Grime, or even Jersey Club to middle eastern instruments. Which area’s music genre is on your recent search history? Mars89: I’m listening Baile Funk, Batida, 3ball and Dembow recently. Now I’m trying to install Japanese rhythm and sound to my body again. Ash: Recommend us some new electronic tracks made by Japanese producers with regional elements embedded. Or Name some promising producers you can think of. And Why do u like them? Mars89: Check Sugai Ken. I really like his style. He is researching Japanese sounds super deeply. He uses traditional essence but his sound is not stale. I often use his music in my dj set. His music makes dancefloor to another dimension. Super good. Ash: Understanding music/musician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and diverse cultural backgrounds can be an influential inspiration especially for DJs, producers, and audience due to each genre was initially an exit for a small group of people to release their the ecstasy/sadness/anger. The aspects of human equality and welcoming acceptance are what makes subculture beautiful. Undoubtedly Radar Radio’s abusive practices in exploiting women, coloured people, and LGBTQ community greatly disappointed the insiders. As a resident DJ of Radar, you are also one of the walkouts who made a quick decisions against this triple discrimination. What do think about this whole scandal? Mars89: I refuse to support people who don’t want to support minorities. I think underground/street/subculture can be shelters for many different minorities that make this scene beautiful and vibrant. Racist, sexist, homophobia or whatever biases are our enemy. Enemy of the human beings! Ash: This time you will be playing in an abandoned temple instead of a club, pretty much like the idea of warehouse squatting. I assume it should be quite different from your past gigs. What do you expect from this experience? And Also what do you expect to play in Cave, a new venue in a non-capital city? Mars89: I think abandoned temple will fit to my sound’s texture perfectly! I don’t make tracklist before DJing so I’m not sure what to precisely expect. But I think my DJ will be more aggressive in the temple, and that will be more experimental in Cave. Maybe haha. At least I believe I’ll get good inspirations from these two venues, audience, and other DJs for sure. Ash: Last, what do you expect ( apart from music) for this Taiwan trip? Mars89: Apart from music… It’s very difficult for me haha. Night markets and spicy local food!! See you soon!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Mars89.jp website: https://www.mars89.com/ twitter: https://twitter.com/_Mars89 ig: https://www.instagram.com/_mars89/ mixcloud: https://www.mixcloud.com/mars89/ soundcloud: https://soundcloud.com/mars89 —About Ash— Ash Lin is a Taipei-based-frequently-Tokyo-bound freelancing photographer and music event planner. Greatly influenced from rave and underground culture during her 4-year stay in London, her relocation back to Taipei never means to exclude herself from this tiny yet vibrant scene. Currently She does photography and visual materials for Beijing-based music label Do Hits and also a core member of SCV Clothing. As a person holding triple identities: partly insider in electronic music scene, photo taker, and full-time raver, her audio experience and musical friends’ stories drive her to visually archive what she’s been told and listened.

Read More

 VISUAL SAMPLING 視覺取樣 SAIKO OTAKE solo exhibition 大竹彩子個展 28/APRIL-20/MAY/2018 —– Presented by ALONE select shop & gallery —– 大竹彩子以攝影與繪圖作為創作媒介,在倫敦、東京、新加坡皆舉辦過展覽,她的繪圖常帶給人奇幻的感覺,而攝影照片飽滿的色彩搭配獨特的取鏡,兩者合而為一造成強烈的視覺衝擊,2016 年 i-D 與 CHANEL 合作的專題『The Fifth Sense』,從全球選出獨立具創意的女性進行報導,藝術家大竹彩子是日本代表其中之一!另外在 2017 年東京書展中,日本模特兒 SUMIRE 在 EYESCREAM 的[ZINEspiration]單元,從當年眾多創作攤位中,選出她最喜愛的三本刊物,其中一本就是來自於她的創作,ALONE 也引進過此系列『VISUAL SAMPLING』書刊,並在今年邀請她前來台中展覽完整作品,4/28 開幕派對並有台中新銳 DJ .exe & DJ z-files 放歌,邀請各位朋友前來觀展交流。 —– 關於大竹彩子及媒體訪問 https://www.saikootake.com/ https://www.instagram.com/sai_otk/ https://eyescream.jp/art/5687/ http://www.houyhnhnm.jp/feature/11437/ https://thefifthsense.i-d.co/jp/kiji/saiko-otake-1/ OPENING PARTY 4/28 15:00-21:00 入場費 $100 含一杯飲料 —– 16;00-17:00 DJ .exe […]

Read More

  2013年,一扇窗的關閉是另一道門的開啟。一道窺視尖鋒音樂場景樣貌的萬花筒轉熄, 接續著是網路直播開啟音樂場景想像可能性的時代開始。網路媒體音樂內容持續擴張, 開始可以輕易地搜尋到外國電台(KEXP….)的現場節目錄製,大型音樂祭(Coachella…)的 現場高品質直播,接續著看見Boile Room (派對轉播組織平台)轉播世界各地與當地音樂創作者 所聯合的派對場景。 只要有不願意流俗的聽眾與創作者, 獨立跳舞音樂場景就不會寂寞太久。   跳舞音樂創作者開始在獨立空間試著發出聲響,社群媒體更是擴張 音樂場景組織方式的可能性,數位DJ混音軟硬體設備的進步普及 學習DJ混音不再受限於昂貴指標器財。神秘學與啟靈的思想風潮加深 參與派對試著透過參與群體`感受強烈頻率`享受肢體舞蹈進入神遊狀態 體驗。跳舞音樂場景的擴散在各式助力下的推波助瀾,音樂產業組織與 操作隨之改變。   跳舞場景開始在島上擴散,其中一支融合 Bass/Trap/Jungle 等曲風的派對場景 製造先鋒UnderU。  2017年時發行Greenhouse/ Warehouse 雙合輯即將屆滿一年, UnderU的組織者 Sonia Calico 剛登上美國SXSW舞臺,是 Go Chic 創始團員,         2007成軍開始該樂隊曲風帶著跳舞音樂科技律動與電子龐克風格,在樂隊暫歇後, 現在的她以個人創作的身份 Sonia Calico 帶著強烈跳舞能量現今活躍於Bass 舞場與 世界各跳舞音樂舞台。             霧誌QA / Sonia Calico   霧Q_1. 音樂風格中帶有英國地下音樂的既視感,為何喜好這樣的音樂? […]

Read More

  Cave Records 自2014年開始,試著讓城市發出一些不同的聲音 從台中地方的獨立咖啡廳租借空間開始,透過音樂活動與派對的形式, 嘗試將我們喜愛的音樂`意象傳播出去。2015到2017 以一間公寓為 基地,從頂樓開始慢慢建立想像中的場景成為洞穴The CAVE 的雛形, 期間與各領域的音樂家`創作者玩得不亦樂乎,直到場地租約到期卻 不甘心如此結束。   2018在火車站旁鑿開了新的洞穴,也看見了城市中各處的場景開始活躍 出新的樣貌。各種活動`派對無論是官辦`商辦或是創作者獨立策劃在 台中各處發生,只要有一組音響系統,透過網路的傳播與組織,人人可以 自造派對`場景的新時代。     但在派對之後,除了動物性失落還剩下什麼?如果自造場景很容易 獨立藝文空間存在的價值?除了官辦音樂活動還有什麼形塑了城市 音樂風貌?屬於這城市的亞文化風貌,暫時若有似無的飄渺在 霧霾之間。   『霧誌』以眼睛睜開遇見的第一個問題為名,希望從環境`音樂`影像 與場景文化切入,共同探索與發現可能性並參與其中。 霧誌想透過更多的分享, 嘗試與各領域結合,完成更多形式的傳播,以媒體為橫向連結,共同建構一個 同時有實際場景發生與虛擬世界交互作用的時代場景,來逐漸形塑霧霾之都的聲音。   當傳播與接受彼此成為互相的養分,那樣的能量循環更能勾勒出完整的風貌。  相信只有盡其所能的觸及到每個渴望的靈魂,知道在霧霾之都不斷有人們在 翻動文化的土。期待有一天屬於台中的場景茁壯,因為而使之深耕茁壯將沙漠 綠洲化的則是每一個參與其中的你們。 『 積極歡迎各式創作文字與影像工作者參與翻動這霧誌這塊土』

Read More
en_USEnglish
zh_TW繁體中文 en_USEnglish